© 夕梨、
Powered by LOFTER

六月飞雪

那天 

天突然好冷 

我哭着等了很久 

可还是挨不过夜晚 

他就在那里

依旧漫长 

到现在

清晰如初 歇斯底里……

所有的以为只是我以为

误会的心塞

唯一希望的就是 不止每年的7.19开心 每天都开心 手办的~不管喜不喜欢 反正我自己很喜欢

❤️

所谓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…仅仅是在找理由

随意吧 保证不了别人开心 至少自己能舒坦点

我内心里的信念在弱弱的瓦解 或许是报应

内心无比酸楚疼痛

我记得那段时光有令我泣不成声半夜醒来画下来的梦、只言片语说不完道不尽

连我妈都说我脾气大、说没有谁敢娶我没有哪个婆婆妈受的了我。也难怪很少有人能纵容我

1 / 25
TOP